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讯 > 欧时言论 >

“高炉事件”折射出法国多重困境

打印评论作者:欧时评论员 文章来源:欧洲时报 2012-12-05

在高卢人为“高炉的末日”群情激奋了几周之后,上周五(11月30日)争执双方达成的“让高炉暂时沉睡”的协议似乎起到了临时休战的作用,但在突然沉寂的表象背后,仍然酝酿着由失望、不安、愤怒构成的火种,随时可能重开争端。

事情的起因看似简单,实际上极具象征意义,折射出法国的多重困境,处理不慎势必引发连锁反应,导致严重后果。

为了说明其中的因果联系,我们先回顾一下貌似简单的起因:号称世界钢铁大王的阿塞洛米塔尔钢铁集团(ARCELOR MITTAL)打算关闭位于法国东部弗罗朗日(FLORANGE)钢铁厂的高炉以及整个“液体”生产部门(毛坯钢生产),此举直接威胁到650个岗位。在法国就业不断恶化的情况下,这一消息掀起轩然大波并不让人意外。

负责生产重振的部长蒙特布尔义不容辞地承担起打头阵的重任,他先是指责钢铁大王不守信用,“一再对法国食言”,继而威胁“米塔尔不尊重法国”、法国“也不再需要米塔尔”。最后,他将威胁具体化,称有人愿意整个买下弗罗朗日钢铁厂,如果米塔尔坚持只卖高炉,那么法国就采取临时“国有化措施”。

法国舆论认为,蒙特布尔这两招可以说是击中要害,因为米塔尔之所以关闭高炉,而且不愿意出售整个钢铁厂,是因为钢材产量过剩导致跌价,只有减少产量方可提价,如果平添竞争对手,则提价的算盘未免落空。法国不少媒体同时对米塔尔大张挞伐,历数其一再食言的劣迹,有的甚至有意无意地强调“印度老板”,在针对资本主义的斗争中,又多了一层“民族保卫战”的含意。

应该说,阿塞洛米塔尔意在垄断、常开空头支票等确实不假,但媒体在谴责企业时,有些事实似乎有意忽略,比如米塔尔在2006年吞并阿塞洛时确实承诺不裁员,但期限并不明确,因为任何企业都不能保证永不裁员,而阿塞洛米塔尔2008年裁员的背景大家也许都知道,在经济危机冲击下,裁员的又何止钢铁企业。再比如,持续的经济危机使汽车业受到重创,法国刚刚公布的今年汽车销量下降了20%,为汽车业提供钢材的企业调整生产并非不合逻辑。

在这一背景下,法国政府上周五与钢铁大王达成的“不裁员、暂时不动高炉、未来五年在弗罗朗日钢铁厂投资1.8亿欧元”的协议,虽然不是什么理想的协议,但可以视为危机时期的一种现实妥协。从企业的角度来看,其最初的目的基本达到,即不再启动高炉,在“走着瞧”的过程中,略微增加了一点投资,同时又节约了彻底关闭高炉的环境清理费,有限的让步只是暂时保留数百员工,但由于其中的不少人已接近退休年龄,因此不会给企业造成过多的额外开支。从政府角度来看,协议确保就业等于保全了当局的面子。

尽管工会和部分舆论及政客因未能对钢厂实施国有化而表现失望,但许多人恐怕不会不知道,国有化作为一种威慑手段虽在理论上不能完全排除,而付诸实施则并不现实。因为今天的法国债台高筑,不可能象三十年前有钱时那样大把花钱将企业收归国有;再说,已经持续了多年的经济危机使法国就业状况不断恶化,难道在出现类似情况时,都通过国有化去解决裁员问题?此外,在与外国企业发生分歧或争执时,因意见不合便用“国有化”买断,法国今后又将如何吸引外资企业?至于将某一外国企业“妖魔化”则更不应该,仅以阿塞洛米塔尔为例,它在法国雇佣的员工达两万多人,难道因为其中某一企业引起的争议就将这两万多人都“买断”?如果从一开始就知道做不到,放大话、狠话的目的究竟何在?

目前,法国面临着极其严峻的挑战:它一方面承受着债务重压,要设法节约还债,另一方面又承受着经济萧条带来的所有后果,其中最令人担心的是失业率飞涨和购买力剧降。今日之困境,既有经济危机这样的“周期性”问题,又有债务不断上升、竞争力不断下降这样的“结构性”问题,“高炉事件”不过是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折射出法国的多重困境而已,而这些困难并非大话就能解决的。究竟是以开放的方式去应对挑战,还是以自闭的方式去回避现实,这是值得法国全民思考、探讨的大问题。

法国曾有过辉煌的过去,也曾经历过无数的考验,即使面对今天如此严峻的现实,也并非没有摆脱困境的可能,前提是在集思广益的基础上用透明、说实话的方式确立大政方针,团结民众去迎接挑战。至于危言耸听的做法,既有损于法国的形象,也不利于团结民众,在危机时期尤其应当引起警惕。
 

(编辑:文雯)
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相关评论

Copyright © 2008NouvellesdEurope.AllRightsReserved.[京ICp备09082304号][京公安网备110102000631(2)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