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讯 > 欧时言论 >

图卢兹屠戮案:谁该反思?

打印评论作者:欧时评论员 文章来源:欧洲时报 2012-03-21

在一周之内,一名骑摩托车的枪手在法国南部城市图卢兹及其周边一地,犯下两起冷血屠杀无辜的罪行,致7人丧生,其中3人是年仅5岁到8岁的孩子。

此案不仅使全法国陷入巨大悲痛与愤怒之中,也震惊了全球舆论。

警方初步调查显示,从嫌犯选择外籍军人以及犹太学校下手来看,他应该是一名极右的反犹的、排外的种族主义分子。这让欧洲立即联想起一年前发生于挪威的致近77人罹难的枪击案。在这两起恶性案件中,除了独往独来的恐怖主义外,新纳粹幽灵的狰狞面目也变得越来越清晰,从而拷问公众舆论与欧洲各国政府。

法国,案件发生在选战白热化,候选人之间相互攻击的语言越来越暴力的空气下,枪声似乎使朝野一下被惊呆,一切左中右的争吵都嘎然而止。诚然,相对于一个个鲜活的小生命无辜地、瞬间地逝去,意识形态之争显得多余且于事无补。

但是,痛定之后还是要思痛。

如果说,挪威事件暴露出欧洲极右问题的严重性的话,此次法国枪击事件也难以得出相反结论。事实证明,无论是极左还是极右,抑或是宗教极端主义,只要是极端的意识形态,都具有造成恐怖主义血案的能量。甚至其间有着必然联系。因此,反对任何形式的极端主义,仍然是全球反恐、避免类似案件发生的题中之义。

近年来,欧洲极右势力抬头,反犹、反穆斯林及其他排外事件增多,欧洲大国谈移民色变争相收紧移民政策,都是不争的事实。反犹与排外,历来是一对不分彼此的孪生兄弟。

尤其随着经济危机日益深重,“移民抢了我们饭碗”的简单极右公式,不知不觉进入失去防护层的公众意识。尽管在是否要极右派执政的历史关键时刻,欧洲人还是表现出了对希特勒的后怕和对“共和精神”的保护,投出反极右的一票(比如法国2002年总统大选第二轮选举),但却受着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乃至日常生活中日益升高的排外情绪潜移默化的影响,越来越多日子过得每况愈下的欧洲普通民众,很轻易就会将板子打向移民族群。也许正是这一民意基础,使当今所有欧洲主要国家都出现选情抬升的极右政党,其政治影响力的增强,又反过来改造民意,操弄种族议题。

因此,欧洲朝野出现了某种“鸡生蛋”“蛋再生鸡”,政客与选民直接承认排外者寡,而内心排外者众的特殊社会现象。这是极右的雪球越滚越大的根源。

各国政客一到大选,打移民牌者不乏其人;欧洲有些媒体,“明码标价”是反极右,但在遇到移民问题报道时,是一面倒的负面。在电视中,穆斯林总是与恐怖事件相联系;吉普赛人一般是抓小偷时出现;而华人的身影一般是出现在黑工调查现场或中餐馆肮脏的后厨;......而经济危机来临时,移民形象又与“寄生虫”和“福利骗子”无异。以旅法华侨华人为例,这个族群被了解他们的人称之为“融入典范”,为法国经济社会做出贡献,但主流媒体对于他们形象的正面报道,实在不多见。

不管由于什么原因,这是欧洲当前关于“移民”的主流气氛。这种气氛虽不能与这些极端案例直接挂钩,但正如今天很多欧洲有识之士看到的那样,这样的社会氛围,无疑对长出排外毒苗,起到温床的作用。

因此,我们认为,在图卢兹案件发生之际,正像挪威血案发生之后,欧洲的“庙堂”与“江湖”包括媒体都要深刻反思,对自己击一猛掌,努力消除当今欧洲普遍存在的、不健康的排外气氛,铲除新纳粹赖以生存的土壤。这才是遏制恶性种族仇视案件发生的治本之道。

(编辑:小凡)
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相关评论

Copyright © 2008NouvellesdEurope.AllRightsReserved.[京ICp备09082304号][京公安网备110102000631(2)]